澳門酒店業缺才 施銀彈挖港中高層

澳門酒店業人手嚴重不足,中、高層職位缺乏質素佳、富經驗的管理人才擔任,業界紛紛通過招攬外地人才以配合當地酒店業發展,一江之隔的香港更是人才的主要供應地。有酒店旅遊培訓學會認為,澳門的酒店年輕從業員質素較參差,難以擔當管理層角色;香港的從業員則形象專業,獲世界各地包括澳門在內的酒店集團青睞,聘為培訓導師。此外,香港不少年輕人投身酒店業三數年後,儲夠一定的「江湖地位」,就會考慮到澳門或越洋發展,擔當跨國酒店集團的管理層職位。

按澳門統計暨普查局於本年第一季的數字,酒店業的在職員工數目為四萬五千人,與去年同期相若,空缺率卻由去年的4.5%升至6.2%,反映澳門酒店業人手不足問題持續惡化,有工無人做。澳門酒店業界呼籲政府,進一步放寛外勞政策,紓緩人手緊張情況,保持澳門於東南亞的旅遊地位。由於「一江之隔」的香港酒店業於亞洲具數十年「江湖地位」,中、高層職位的從業員服務質素高、經驗豐富,已成為澳門酒店業界輸入人才的其中一個主要來源。

回流中高層 過江覓機會

立法會議員(旅遊界)姚思榮指出,澳門的酒店均獲輸入外勞的配額,會向香港、澳門及東南亞等地輸入人才,「澳門配備賭場的五星級酒店發展迅速,今年增加的酒店房間數目約二千個,升幅達7%至8%,當中多為四星及五星級酒店,須吸納不同部門的主管級人才,協助酒店營運。」他表示,澳門的酒店聘用內地人擔當基層職位,月薪為五、六千元,本地人為八、九千元,而聘請香港人,月薪起碼一萬一千元「起跳」,薪酬成本高,所以基層職位較少向港人招手,反而傾向聘請質素佳、經驗豐富的港人擔當中、高層職位,以配合澳門酒店業邁向國際化。

姚思榮解釋,近年澳門賭業及酒店業極速擴張,加上內地酒店業發展迅速,內地與香港人才互相競爭,「以往內地欠缺人才,才到香港搶人,現在內地酒店業的專業培訓課程湧現,行業發展迅速,人才開始可以『自給自足』,內地員工的薪酬水平又較低,自然擠走港人員工,不少由香港到內地工作的中、高層人才,唯有回流港澳尋找轉機。」他又指出,香港較舊、規模較小的酒店,高級職員的晉升空間有限,而跳槽內地開始「此路不通」,便轉而視人手嚴重不足的澳門為出路。他表示,分發股份、高薪禮聘均是澳門酒店搶奪香港人才的主要招數。

兩倍年假吸香港廚師

香港旅遊服務業員工總會主席林振昇表示,由於基層工種的薪酬優勢不足,澳門的酒店較難聘用港人擔當如執房(房務)、清潔、前堂等前綫基層職位,但餐飲部門卻是例外,「聽過有澳門當廚師的工友說,於香港當廚師,年假只有勞工法例最低要求的七日,但澳門的酒店卻比香港多一倍。」他認為,澳門旅遊業擴張、人口規模小、優質廚師供不應求,均是導致富經驗廚師渴市的原因,酒店紛紛提供良好福利,甚至比香港略高的薪金,招攬香港的廚師。

謝先生在香港當二廚,擁有二十年西廚經驗,去年通過朋友「搭路」,「過江」到澳門的酒店西餐廳當大廚,月薪二萬四千元,比香港高一、二千元。他表示,在澳門工作壓力較少,「以前在香港,淡季時生意少,我們亦要負上責任,要構思新菜式吸引客人,結果無論旺季或淡季,廚師都要面對工作壓力,做到無停手。」相反,澳門的酒店因有相當收入來自賭場,酒店對餐廳「搵銀」的要求較低,餐廳員工在淡季時工作較為輕鬆,壓力較少。

但他提醒,有意到澳門工作的年輕人,首先會面對當地人的競爭,而且澳門酒店數目始終較香港少,職位空缺相對較少,較難通過跳槽獲得晉升,加上港、澳酒店提供的薪酬水平相若,因此這些基層工種只適合追求輕鬆工作的人,不適合有野心的年輕人。他建議年輕人在香港多儲幾年經驗,才考慮到澳門晉升中層管理職位,前景會較好。

荷官搶奪酒店人手

姚思榮指出,以往澳門人找工作並不容易,惟開放賭權後,釋放大量荷官職位。此外,澳門法例規定只准本地人當荷官,平均月薪為一萬八千元,遠高於不少行業,因而成為年輕人趨之若鶩的工作,搶走其他行業的潛在勞動力。但姚思榮認為,澳門始終是一個樸實的地方,不是人人都想做荷官,不少年輕人對酒店服務業仍有憧憬。他指出,於酒店從事餐飲工作,形象較一般餐廳光鮮,酒店業面對的人手問題較飲食業輕微。現時澳門酒店業人手空缺率為6.2%,飲食業為11.7%。

內地聘港年輕待應 提升國際形象

王先生於港島某四星級酒店當西餐廳侍應四年,去年獲晉升為主管,月薪加小費月入約一萬六千多元,身邊已有兩三位同事獲招攬到內地酒店工作。他指出,內地的酒店喜歡聘用香港人,因為港人英語能力高,有助提升酒店國際形象。他表示,內地酒店聘請香港年輕侍應,月薪為八千元人民幣,換算後與香港一萬元港幣起薪點相若。

他指出,與澳門的酒店一樣,內地的酒店喜歡聘請港人當管理層,「香港酒店從業員經驗豐富,服務水準高,溝通能力強,能夠帶動內地酒店的同事提升水準。」早前有朋友為王先生「搭路」,以高幾成的月薪到內地工作,但因為家庭原因,最終放棄。

澳從業員質素參差難擔大旗

據澳門統計暨普查局數字,本年第一季酒店業餐飲侍應生的平均薪金為八千七百一十元,雖然比去年上升2.5%,但無疑遠低於香港過萬元的起薪點,難以吸引香港前綫基層人手「過江」。香港酒店旅遊學會課程總監何月玲指出,就算澳門有酒店願意提供較香港相同職位為高的薪酬,吸引港人「過江」,「過江者」仍須負擔「離鄉背井」的食宿使費。基層職位薪酬較低,酒店難以提供「足夠」的食宿津貼,相反中、高層員工薪酬水平較高,食宿津貼較多,足以彌補每月食宿使費,及假期往來港澳的交通開支,因此港人到澳門較多擔當酒店中、高層職位。

何月玲表示,澳門有不少大學及學會教授酒店及旅遊業課程,為當地酒店業提供人才,學生畢業後儲幾年實戰經驗,有望晉升中、高層職位,然而不少學生質素欠佳,畢業後未能「擔大旗」,「我們有導師分別在澳門及香港教授過酒店旅遊業課程,他們發現澳門學生普遍沒有心機學習,畢業後服務質素較參差,未能符合中、高層職位所需的技能與經驗。」

吸港管理人才 助澳酒店業起飛

澳門酒店業近年發展迅速,澳門某大酒店集團管理層Elaine Lo說:「澳門只有約六十萬人口,本土勞動力非常不足,需要倚靠大量外勞。」Elaine是香港人,兩年前受聘到澳門工作,她指,「澳門酒店業起步較遲,有需要從外地引入專業的管理人才,並藉其工作經驗和技能培訓澳門員工,以配合行業的未來發展。」Elaine補充,澳門現有七至八個酒店項目尚在興建中,預料他日落成啟用,將會創造更多就業機會。

雖然香港和澳門只有一海之隔,但文化背景始終不同,Elaine表示,「香港的工時較長,不少人習慣開夜班,但在澳門,大部分員工都能準時下班。」談到香港人赴澳門工作的薪酬福利,Elaine直言,「薪酬固然會有所上升,公司亦會提供專車接送員工往來宿舍和酒店。」

瑞士畢業生願赴澳發展

隨著香港旅遊業的發展愈趨蓬勃 ,酒店及旅遊業界的人才需求亦急增,吸引不少學生報讀相關的專上課程,冀成為酒店業的生力軍。有見澳門積極來港招攬人才,即將從瑞士畢業回流的Suki表示,「酒店業在未來應該還有不錯的發展空間,所以並不擔心沒有工作機會。至於會否到澳門工作,則視乎工作性質及時間、薪酬福利、培訓及晉升機會等。」但她補充,香港的生活節奏急速,工作壓力大;澳門的生活步伐則較悠閒,壓力相對較少。

雖然澳門酒店業的發展前景不俗,但學生Kimmy和Elise仍抱持觀望態度,Elise指,「澳門以賭業聞名,確實吸引不少旅客到訪。然而,酒店業屬全球性行業,發展潛力巨大,除了香港和澳門,新加坡也是不錯的選擇。」她補充,如要到內地發展,若能同時掌握普通話及廣東話兩種語言,將會是一大發展優勢。至於Kimmy則希望留港發展,「最大的原因是,家人和朋友都在香港生活,不想斷了日常的社交生活,而且在港和家人同住,更可省下一筆租金。

澳門人Nancy,面對香港人才來勢洶洶,她直言絕不擔心,「澳門、橫琴將陸續有大酒店落成,如巴黎人和永利第二期等。未來的人手需求只會愈來愈大。」Nancy打算畢業後,從事荷官或宴會活動管理等工作。

港從業員形象專業獲青睞

何月玲指出,香港的酒店從業員質素佳,是「過江」擔當中、高層職位的「本錢」,「香港的酒店從業員形象專業,絕不輸蝕給世界各地同業,不少本地資深從業員均被羅致到內地、澳門、新加坡、馬來西亞,甚至歐美的酒店集團當培訓導師。」

有別於一般白領工種,她表示,酒店從業員的成功「不是由讀書而來」。她認為從事酒店業,除了學歷不可太低,個人性格也十分重要,較活躍、愛與人溝通,都是成功的基礎。她留意到,香港酒店旅遊課程的學生不太熱衷畢業後馬上到澳門工作,「他們傾向在香港的大型酒店集團浸淫三數年,再選擇未來方向。」她認為主因是畢業生自覺「江湖經驗」不足,寧願工作數年後,提升了職場競爭力,才考慮到內地、澳門或越洋發展。

修酒店課程出路闊

香港有不少酒店及旅遊課程,但姚思榮指出,甚少畢業生選擇入職酒店業,「聽到不少酒店及旅遊學會說,完成課程後留在酒店業發展的學生僅約兩成,八成做其他行業。」他認為,酒店及旅遊課程畢業生外語能力強,修讀課程期間得到大量實習及培訓機會,畢業後出路闊,酒店業並非他們的首選。何月玲指出,其學會不少學生畢業後投身航空、郵輪、會所及主題公園等服務行業,只有約一半畢業生加入酒店業。她認為,從事酒店業須通宵輪班工作,是年輕人抗拒的主因。

酒店業入職薪酬高

何月玲表示,香港酒店從業員上下班時間雖然不穩定,但起薪點高,未計算加班費及小費,初入行月薪為一萬一千元至一萬二千元,另有平均三點七個月至四點五個月的花紅,薪酬極為吸引,值得年輕人考慮,「若固定月薪為一萬二千元,另派三個月花紅,即是一年花紅三萬六千元,除開每月平均實收一萬五千至一萬六千元,對於一個畢業生來說,薪酬水平絕不遜色。」

相關報導